幸运分分彩 首页 > 职场

我的电影故事 | 许还山:他是《寒夜》中的“汪文宣”

2019-10-10 06:24 weila

今天为我们分享的是著名表演艺术家许还山。

许还山,著名表演艺术家。1979年,42岁的他主演了人生第一部电影《樱》,1980年起任西安电影制片厂演员,并在1984年主演了根据巴金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寒夜》,出演主人公“汪文宣”。(以下为许还山口述,由笔者整理)

1979年,我接到老同学林洪桐的讯息。他说你速来北京,有一部片子要请你来演。听完我就去了。

这时候过来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个油印的册子,说“许还山你好,我是你的师弟。我叫詹相持,是导演系的,想拍一部叫《樱》的电影,请你看看这个剧本”,说完他就走了。

过了大概四十分钟,詹相持回来了,问我说,“你喜欢这个本子吗?”

我就坦白地跟他说,还没有认真看呢。你希望我怎么帮忙啊?

他说,“我想请你演里面的男主角。刚刚看到了你和老同学以及老师见面的场景,那就是我要的场景,太真实了。这部戏的男主角就定你了”。

于是,我就答应演了。

影片上映后,没想到反响会这么大,几乎都是表扬和称赞。后来我想想,其实从表演上,这部片子也算不上是一部精品,只能说在特殊历史阶段突然出现了这么一部电影,在中国的观众面前打开了一个新局面。

《寒夜》这个戏也来得很突然。我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是汪洋(时任北京电影制片厂厂长)亲自打的,他说许还山同志,明年我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给我们北影拍两部戏。一个是《寒夜》,另一个就是《双雄会》。

《寒夜》这个项目当时有争论。那时候,北影有个著名老演员,他说许还山是个好演员,但他演这个角色似乎不太合适。

为什么呢?老演员说,他那么人高马大,怎么能演一个文弱的肺病缠身、濒临死亡的知识分子呢?

展开全文

在一片反对声中,我还是顶着风出演了。

当然了,我给五分PK10设置了很多门槛。一个是减肥,走路从来不穿皮鞋,都是旧布鞋,走起路来一点声儿都没有。而且永远都是靠边儿走,保持着一种卑微谦让的态度,头也不抬。

有时候我还会轻轻咳嗽,找那种病态的感觉,那种小人物、小知识分子被压迫的感觉。一部戏的创作对一个人来说确实是一种历练,不仅仅是找到一种浮夸的东西,更是找到他内心的依据。

拍《寒夜》时,我们去华东医院拜访巴金。当时,他坐在病榻上,说我小说写完了,至于你们怎么拍,反正我不懂电影,就听从导演和编剧的就行。我希望,也相信你们可以把这个片子搞好。

所以,我们对这部电影真的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拍电影时穿着毛背心,有时候还要围着大围脖,热到背上都长满了痱子,非常艰苦,但没有人抱怨,总算是把这部戏成功完成了。

我们现在的票房应该说是节节上升,中国现在不缺好编剧,也不缺好演员,更不缺乏资金。那么在新时代社会主义新面貌中,这种文化自信该如何在电影上体现呢?

我觉得我们领导部门、文化部门,应该要好好地把关,宁缺毋滥,这是我的观点。我们应该要多出品一些能够经得起群众专家考验的,符合中国梦的电影。

编导:徐学喜

采访:黄勇

摄像:王艺 曹鹏

编辑:娜塔莉·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