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分分彩 首页 > 历史

何新:论墨子

2019-07-10 18:32 weila

墨子主张“天志”,天志就是天之意志。志,知也,天志即天智,天有智、知;志,择也,天志亦即天择,谓天有意志,有选择。天志,天意也。

总之,墨子认为天是有智知、感情、知觉、意志,能主动作为的天。而人本于天,墨子以天志否定孔子所信仰的天命。命者定也。天命论是必然论、决定论。天数已定,则人力无能为。天志论是选择论、反决定论,是主张存在先于本质的存在主义。所以墨子说:

“实以为治法而可?莫若法天。以天为法,动作为为,天之所欲则为之,天所不欲则止。然而天何欲何恶者也?天必欲人相爱相利,天必恶人相害相贱。”(《墨子·天志》,略引)

墨子相信鬼神也有意志:

“有天鬼,亦有山水鬼神者,亦有人死而为鬼者。”(《墨子·明鬼》)“执无鬼者,疑天下之众,是以天下乱。”“今若使天下之人偕若信鬼神之能赏贤而罚暴也,则夫天下岂乱哉?”

墨子这种以天为有意志之天,以鬼神为赏善罚恶者的思想,后来被董仲舒吸收改造融汇入西汉儒家的“天人感应”论中。

因此,墨子以“天志论”,否定了孔子天命不可改变的“天命论”(《墨子·非命》)。他认为:

“在于商夏之诗、书曰:命者,暴王作之。”

“执有命者不仁。”

传统的天命论是一种本质先于存在的宿命论。认为人生一切都有定命,人当安于所命,放弃努力和选择。这实际是商周世官世业、世工世守的种姓制度的意识形态反映。

墨子认为,存在先于本质,选择决定大发一分彩,是历史中最早的“存在主义”者。“在于桀纣,则天下乱,在于汤武,则天下治:岂可谓有命哉!”(同上)

“执有命者之言曰:上之所赏,命固且赏,非贤故赏也;上之所罚,命固且罚,不暴故罚也。”(同上)

历史中并没有不改的天命,只有随时赏善罚恶的天志。没有承受天命世官世守的贫卑富尊,而应当以善德为标准,让贤人(哲学家)成为统治的君王。这就是他主张的“尚贤”论。他说:

“执有命者之言曰:命富则富,命贫则贫,命治则治,命乱则乱,命寿则寿,命夭则夭,命虽强劲,何益哉?上以说王公大人,下以阻百姓之从事。故执有命者不仁。”(《墨子·非命》,略引)

八 “天命”与“天志”论的对立

墨子所批评的“天命”思想,也是直接针对孔子的。孔子崇天信命。谓“获罪于天,无所祷也。”(《论语·八佾》)“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论语·尧曰》)“道之将兴也与,命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论语·宪问》)认为“死生有命,富贵在天。”(《论语·颜渊》)后来孟子阐发孔子说:“莫之为,而为者,天也。莫之致,而致者,命也。”(《孟子·万章》)孔子认为,“志于学”,最终目的是“知天命”。因此,孔子是宿命论者。

天命论是一种决定论,限制人类的作为。而墨子主张人可以有为,行为的结果取决于行为的价值本身。天的意志体现于人类自身行为的结果中。因此善则有善报,恶则有恶报,人应当趋善避恶,这就是墨子反对天命(《墨子·非命》)而主张天志论和明鬼论的实质。

实际上是墨子用他的学说来改造当时的政治。我们可以把它叫做“托神改制”。这就是墨子的“天志”、“明鬼”学说在当时的现实意义。后来,墨子的这种思想被融合到荀子、孟子所代表的今文儒学的思想中。

墨子对统治者说:

“在于桀纣,则天下乱;在于汤武,则天下治;岂可谓有命哉!”(同上)

“执有命者之言曰:上之所赏,命固且赏,非贤故赏也;上之所罚,命固且罚,不暴故罚也。”(同上)

这就是说,你们大发一分彩主张有“命”,那么你们的赏、罚,也就不须要行了。而且暴王的时候天下乱,圣王的时候天下治,这就可以证明“命”是没有的!墨子又对被统治者说:

“昔上世之穷民,贪于饮食,惰于从事,是以衣食之财不足,而饥寒冻馁之忧至,不知曰:我罢不肖,从事不疾,必曰:我命固且贫。……”(同上)

这就是说:你们大发一分彩相信有“命”,不好好从事生产,你们就要受到饥寒的痛苦,这是你们自作自受,并不是什么“天命”。

九 墨者重视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