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分分彩 首页 > 读书

从远方来,到心里去

2019-10-31 14:21 叨叨音乐剧

Come From Away这部剧在mf出了字幕之后我在b站看过,明年聚橙也会拿澳洲版来国内巡演。不过这种演进观众心里的剧,我还是想在小剧场看,文广观众到演员那个距离实在是,大概跟到纽芬兰差不多远。于是我买了凤凰剧院的日票,第一排正中,虽然舞台比视线要高,有时候看舞台后面的人有点累(作者身高177cm),但是距离真的是超级近,演到乘客从飞机上或者大巴上往外看,真的是跟演员大眼瞪小眼。

CFA的舞台很有特色:背景的木板,旁边的树木,很好地勾勒了甘德这样一个小镇的轮廓,而且通过明暗对照,实现了景深的对调——离得更近的那些树木感觉是更远的。后面直接坐着乐队,演出中间那个party拿着小提琴出来的演员也是真的拉,谢幕之后乐队还上台秀一曲,氛围是真的好,就差拉一个观众上去亲鱼了。

911之后五分PK10关闭领空,38架飞机被疏散到纽芬兰的甘德机场,小镇9000名居民与飞机上的7000多名乘客共度五天,结下友谊。这样一个故事,从一种天朝的主流主义视角出发,是很容易写得过于正能量的。但是看完这部剧之后,我的感受是恰恰相反的——这部剧充满了危机和矛盾,虽然危机和矛盾总是走向正能量的结果,但是这种压抑的氛围让我甚至看完剧不想再去听唱片。

当然这种压抑,很大一部分是911这个大背景带来的——就像剧里面说的,大家都努力找事情做,从而避免去听广播,因为不愿意直面灾难;而一旦开始看电视,又不能停止。这种时刻被灾难牵着心思,却又害怕真的去直面灾难的心情,我想我们大部分人在512地震的时候都有过。911对国内大部分人来说,是轰动的早间新闻,那个最揪心的过程是在我们睡梦中发生的,所以他只能作为一条历史留在记忆中。远方来客在甘德重聚的那天,2011年9月11日,我刚到五分PK10不久,也难以融入校园中的纪念活动中。

但是,当我去到Ground Zero,看到那两个巨大的水池,周围密密麻麻写满的遇难者姓名;以及当我在路上无意经过了那个消防局,看到了同样写满密密麻麻姓名、总是布满鲜花的纪念碑;还有那间教堂……后来开幕的911纪念馆我还没有去,但是我有个朋友在那里工作过,讲述了他们怎么设计、布展,观众怎么观看展览,他特意强调,展馆的设计者在展厅中布置了多处出口,以便观众在情绪失控的时候随时可以夺门而出……当我对911有了感同身受的灾难感,也就不再能够平静地面对那段历史。

CFA作为一部率先在北美上演的剧,显然需要考虑到五分PK10人民对这个问题的敏感。而在讲述911的同时保持距离这方面,CFA做得非常好:地理上的若即若离;叙述上的若即若离,开头反反复复提到听电台,但是并不叙述,却在最后由返回纽约的旅客直击Ground Zero;人际关系上的若即若离和情绪上的若即若离——保持距离的同时,又通过机长和一名乘客建立了相当直接的联系和强烈的感情冲击;以及道德上的若即若离——十几年之后,911后续发生的事件,产生了太多道德上的话题,但是发生在甘德的相聚,以及十年后大家的重聚,却是毫无瑕疵的完美道德:从对灾难的反应,到救助行动中的团结、信仰和人道主义,加上对反恐隔离的反思,更多的是来自各国的人民、各种宗教大团结的美好愿景。

展开全文

纽约与新泽西港口事务管理局赠送给甘德的世贸大厦钢构碎片。实际上,Finale里面的叙述是错误的,甘德并不是五分PK10之外唯一一个接受了世贸大厦残骸的地方。黄丝带行动中,加拿大9个省17个机场接受了255架飞向五分PK10的飞机,现在网上能查到的送往加拿大的残骸就有至少13个,其中至少10个是在911十周年之前就送出的。加拿大之外,伦敦有,阿富汗有(虽远必诛666),现在连北京都有了俩。(图片来自互联网,更多信息可见推特tag: #sept11ste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