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分分彩 首页 > 读书

《当代》杂志40年 | “写小人物的命运难道不是作家的责任吗?”

2019-09-11 22:42 weila

按:今年是《当代》杂志创刊四十周年。自1979年创刊起,《当代》就确定了“贴近时代、直面现实、直面人生”的办刊方针,以“文学记录中国”为办刊宗旨。四十年来,文坛潮起潮落,《当代》一直坚守着现实主义的风格和方向,这与每一代《当代》人心中执着的信念有关。《当代》也是在一代又一代的编辑手中一起经历着这个时代。今天,分享一篇《南方周末》为“《当代》创刊四十年”所做的采访与报道,看看现任编辑们眼中的《当代》现实主义四十年。

《当代》1979年创刊号

1979年创刊号发刊词

《当代》杂志的现实主义四十年

文章首发于2019年8月22日《南方周末》

采写人:《南方周末》记者 朱又可

受访人:《当代》前主编 洪清波、现任主编 孔令燕、副主编 杨新岚、社长助理 石一枫

展开全文

1998年,孔令燕从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毕业,到《当代》杂志担任编辑。当时,《当代》十年没进新人了。

当时的编辑主体是50后一代,孔令燕年龄最小。除了跟现在的副主编杨新岚年岁差距不大,其他人差不多都比她年长二十岁左右。她喜欢这个小环境:第一任主编秦兆阳提出并确立的现实主义传统,经过朱盛昌、何启治、常振家、洪清波、周昌义等几代人的坚持,风格和内涵又各不同。

对于文学期刊和现实主义,那都不是好年月。几乎每一家期刊发行量都断崖式跌落,《当代》也从1980年代最高的五十万份跌落到十万份左右;先锋文学、“新写实”都很流行,现实主义显得有点落伍。各地号召文学期刊走向市场,有的期刊开始自谋生路。

孔令燕刚上班时见到各地同行,大家最热衷谈论的就是“改制”和“拉赞助”,或计划跟哪家企业合作。《当代》比较镇定和稳定,继续以现实主义为主,以不变应万变。杂志所属的人民文学出版社(注:下称人文社),及后来的主管单位中国出版集团,都没有让《当代》完成硬性经济指标。“再说,《当代》的人也不善于拉赞助,所以多年来《当代》没有上过软文或广告。”孔令燕说。

反倒是《白鹿原》《尘埃落定》等重要现实主义作品,都在那样的环境中发表。“前辈编辑言传身教,让我很快领悟到《当代》所坚持的现实主义的精髓。”孔令燕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作为年轻的新生力量,她到来后关注到杂志以前比较忽略的事情,诸如出版图书、开拓市场、信息化以及其他跨越边界的尝试。

《尘埃落定》首发《当代》1998年第2期

“《当代》以前给人的印象是重视作品中的现实主义精神,大发一分彩一部作品现实性强,艺术性上差一些,是可以的。”孔令燕当时觉得《当代》还像本老杂志,思路、理念和作品风格都显得有点保守,所以希望在不伤害杂志主体风格的前提下,形式上可以尝试一点突破。

2000年左右,孔令燕在《当代》开设过一个网络文学栏目,中国的传统杂志最早与网络文学握手。那时在网上写作的是一批最先掌握上网技术的作者,多为理工科背景,聚集在榕树下和天涯社区。

孔令燕每期选编五六位作者的具有现实主义精神的短篇作品,十来页,《网虫日记》后来还拍成了情景喜剧。栏目做了三四年,2003年左右停了,那时网络普及,网络文学成为全新的类型文学。后来,她仍比较注意杂志数字化方面的发展,如线上阅读、设立网站、开通微博微信。现在,年轻编辑共同维护的《当代》微信公号,已经吸引到十几万关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