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分分彩 首页 > 财经

骗贷案追踪②|被骗贷后,大连农商行提出以贷还息等掩盖不良

2019-07-09 00:29 澎湃新闻

一张盖有大连农商行营业部鲜章的“大连农商银行借款凭证(单位)”借方凭证联复印件撕开了大连农商行以贷收息的口子。

吴倩在向大连银保监局最新补充提交的举报材料中以及向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的关于大连农商行质证意见的补充意见中提供了上述借方凭证联复印件。从这份凭证可以看出,2016年5月20日,大连天瑞恒信有限公司(下称天瑞恒信)向大连农村商业银行(下称大连农商行)营业部借款1000万元,贷款用途为购煤,且应专款专用。

不过,银行流水显示,天瑞恒信在拿到1000万元借款后,立即将1000万元转入大连泰德汇丰有限公司(下称泰德公司)账户,这1000万元随之被扣除915.6万元。根据大连农商行营业部总经理乔伟的说法,这笔钱实为银行向泰德公司的影子公司天瑞恒信新增的贷款,旨在归还泰德公司此前向大连农商行贷款的利息。

毫无疑问的是,通过以贷收贷、以贷收息等方式,银行虽然做到了“按时”收回到款本金利息,又避免了不良贷款暴露,但是如此“改头换面”,长期看会使得银行不良贷款呈现“滚雪球”式增长,信贷资产加剧恶化,且贷款公司的债务负担也愈发加大,造成恶性循环。

近几年来,大连农商行资产质量每况愈下,业绩情况不容乐观。大连农商行近三年年报显示,该银行2016年、2017年、2018年净利润分别为3.03亿元、1.35亿元、1.05亿元。资产质量方面,截至2016年、2017年、2018年末,大连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91%、4.95%、8.73%,逐年上涨且已突破5%。

与此同时,大连农商行由于以贷还息、贷款资金回流借款人、授信不慎造成信贷风险暴露等违规多次被罚。此次暴露的问题是否属于这家银行内部控制管理不当的冰山一角?

大连农商行营业部总经理称1000万元实为以贷还息

作为公司大股东和法定代表人,吴倩从大连农商行打印了泰德公司的账户流水账单。但账单内容前后颠倒,且大连农商行不愿意出具有详细交易对手信息的账单。

银行流水显示,2016年5月20日,泰德公司账户突然进账1000万元,除了一个银行账号外,无任何其他信息。随之,8765万元资金到账,备注为“放款”,即大连农商行发放的贷款。但这一贷款到账后,应该为9765万元的账户余额却变成了8849.4万元。也就是说,此前进账的1000万元,凭空消失了915.6万元。

银行流水

泰德公司在大连农商行的银行流水显示,大连农商行发放了8765万元贷款后,流水中又出现了10笔资金流出,也并没有相关备注。澎湃新闻发现,这10笔资金合计刚好915.6元,正是此前“凭空消失”的金额。

在吴倩向大连银保监局提交的举报材料中,有一张“大连农商银行借款凭证(单位)”借方凭证联复印件,该票据显示,2016年5月20日,天瑞恒信向大连农商行营业部借款1000万元,起息日为2016年5月20日,到息日为2017年5月12日,借款用途为购煤,审批人栏盖着乔伟的印章。

借款凭证下面还有几行借款人必须遵循的条款,第一条便是“上列借款必须专款专用,否则贷款人有权根据合同规定执行加罚息等信贷制裁”。上述借款凭证所载明的银行账户号码即为2016年5月20日向泰德公司转账1000万元的账号号码。

大连农商银行借款凭证(单位)

也就是说,是天瑞恒信在2016年5月20日向泰德公司转账了1000万元。而这1000万元则是由大连农商行发放用于购煤的款项。

在与吴倩的通话中,乔伟曾明确表示,在贷款中是有问题的,一是倒贷过程中增加了1000万,该1000万偿还了旧贷的利息,这是违反规定的,银监局已经查出来了;二是原来是有国企的应收账款质押的,但是后来将质押转化成了贷款,原因在于银行查出申文锋造假了国企的章,这个已经涉及到了刑事犯罪,但是银行并未追究。

在一审中,大连市中山区人民法院判处大连农商行胜诉,要求天瑞恒信偿还大连农商行1000万元本金、利息、罚息,上海怡安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怡安能源)等担保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并支持大连农商行享有担保方所用的多处房产的优先受偿权等。